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- 师生园地

【情感驿站】紫堇:目光每及,总想起父母

真人网络赌钱平台

【编者按】1月5日,校党委宣传部将新闻网“学生天地”板块名称更换为“师生园地”,继续设情感驿站、时事茶座、校园展厅、文艺花园、别样征途、中外书架等栏目。敬请广大师生及校友关注并投稿。投稿邮箱:xndxxbjzt@163.com。(稿件请注明姓名学院专业班级联系方式等信息)


至今难忘去年的10月,而且未来的很长一段日子里也会如此。那个绵绵不休的阴雨季,酝酿出一丛丛各异的蘑菇,高矮胖瘦、树上的地里的,一度成为我阴雨天的解闷良药。

终于放晴,南北校、博览园也转了个遍,我突然盯上了小潿河——在大一军训拉练时走过这条路,此后就再没有去过了,我想,独自走,必然能发现不一样的景致,事实也给出了很好的证明。

云芝栓孔菌、糙皮侧耳、冬菇属、多脂鳞伞、棒毛络新妇、中华斧螳…这些发现都让我兴奋不已,一边是还未褪去的蘑菇热情,一边是久仰大名而未得一见的蜘蛛,还有被铁线虫奴役的傀儡螳螂。但最让我觉得迷惑的,是坡上的一种草本植物。

三五步之内,成群成片,绿意盎然,随风轻摇,在瑟瑟秋日里格外喜人。目前可见的全是基生叶,叶片是我喜欢的1-2回羽裂全裂,旧叶是雾蓝绿色的,新叶则偏青色,长长的叶柄被小叶拉扯着垂向各个方向,不知怎的我联想到了窗花——也是这样辐射对称的好看图案。


IMG_2198.jpg


以我浅薄的分类知识,只能判断出这是罂粟科的植物。说到这里, 特别想说一下入坑植物这么久以来最强烈的感受——专业人士鉴定植物相信检索表等,毕竟拿文献说话特别有底气;爱好者鉴定植物喜欢凭所谓“气质”,准确率是不及前者的,但大多数情况下很好用,毕竟一般来说一个类群的长相相似,就像一母同胞的兄弟姐妹,当然也有看上去相去甚远的,这就是“气质”鉴定法的瓶颈了。

鉴于我少得可怜的野外经历,罂粟科于我并不熟悉,自己认到科我已经心满意足了,但不意味着我不想知道它到底姓甚名谁。请教朋友,也是无果,毕竟,只靠叶片认堇是真的一言难堇,不如跳堇自杀。

踩着满地毛白杨的落叶,沙沙声不绝于耳,阳光穿过疏林落在身上,打在地上,看着水波微漾,我想,小潿河的秋日是如此静好,春天又该是怎样一番场景呢?这个春日邀约,我已向未来的自己发出。

作别寒假,返校后的第一个周末,北校还是一片萧瑟的时候,我就骑上小破车直奔目的地。由于中志并没有标注它的花果期,我一边担心去早了没开花,一边又担心它已经悄悄地过了盛花期,心情像路面一样起起落落(这路是真的坡度大,累得够呛)。

小潿河步道依然是静悄悄的,四下寂寥无人,头上的枝条还是光秃秃,脚下的落叶已经清扫干净,右边的河道水流漴漴,左边是坡面……天哪!一丛,两丛,三丛…目光所及之处,皆是日本晚樱颜色的花海,一根根花葶由基部抽出,其上挂着一朵朵樱粉色的小花,成总状花序,小花由花梗托起,短囊状的距向下弯,上下外花瓣分别朝上、下方翘起,露出形状奇特的内花瓣,看起来就像是挂在金箍棒上眺望前方探路的美猴王,又像一条张开大嘴的鱼。


IMG_4721.jpg


说到这里,这鱼嘴里可是大有乾坤,它予我的吸引力不亚于蓝花鼠尾草。紫堇的花瓣有四枚,外面两枚称外花瓣,一上一下,分离,不同于下花瓣后延成距的堇菜属,紫堇的距由上花瓣后延形成,末端圆钝,向下弯曲,有点像毛毛虫的头;里面两枚称内花瓣,一左一右,先端粘合,雌雄蕊就藏于其内。


IMG_4759.jpg


紫堇有六枚雄蕊,但解剖它的花时会发现只有“两枚”,问题出在哪里呢?原来,紫堇的三枚雄蕊合生成一束,总共形成两束雄蕊,花丝膜质,形成细梭形,上下各一束,紧紧包裹着雌蕊,而花丝的末端则向后延伸形成线形的蜜腺体,多数情况下蜜腺体会与花距贴生,想把它们分开而且不破坏其结果十分具有挑战性,这一点,我在解剖它的时候深有体会。说到雌蕊,它的显微结构也是十分有趣,中志描述“柱头横向纺锤形,两端各具1乳突,上面具沟槽,槽内具极细小的乳突”,对文字不敏感的我实在难以想象它的具体形态,干脆搬出我的法宝——手机显微镜,细细欣赏了一番,回味,觉得这描述还是十分贴切的,你认为呢?


IMG_4771.jpg


细细观察紫堇的花序会发现,没开或半开的小花聚集在花葶顶端,俯视,可以明显看出花序是顺时针方向螺旋排列的。随着时间流逝,花自下而上次第盛开,螺圈也就越来越小,花落,果发,一个个线形下垂的蒴果挂在花葶上,逐渐膨胀,成熟,轻轻一碰,“嘭!”蒴果就沿着两条缝线炸裂开,果皮向外翻卷,露出里面黑色的油光发亮的种子,掉落在地上,或是弹向四周,待到来年草长莺飞,生命的张力便可显现。


IMG_4773.jpg


在整理照片之时,我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——紫堇的花在开败之际,雌蕊会明显伸出,就像十八岁的孩子迫不及待脱离父母的怀抱,去成长。遂又想到我年过花甲的父母,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,别后相见,又是苍老了不少……


95d168d8d1574145b2efe006bb54e015.jpg

花败之际,柱头探出


于是,我决定采堇一支,置于案上,目光每及,就能想到千里之外的父母,此时相闻不相望,愿逐月华流照君。


作者:彭慧宁,生命科学学院,生物工程专业2018级本科生

编辑:田若菲

终审:靳军